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凹形疤痕 >> 正文

【流年】病症 (微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的士一个急刹车,停在景泰小区。

姜宇打开车门,摇摇晃晃走下车,然后顺手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瞄了一眼,时间已过十一点。天幕黑透,心情糟透,不知道一觉过后人会不会稍活络些。似乎这样颓废的日子已经持续一周。如果有忧郁症的话人早就被折磨干瘪了。

酒是好东西,从喉腔灌入,燃烧心肺,滚烫滚烫,麻痹神经,让人飘飘欲仙。

我呸!不过是跑了一个女人罢了,女人嘛,这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何必劳心伤神自暴自弃。姜宇一路摇晃着想,明天开始,必须让自己有一个崭新的开始。

上楼时,姜宇被一个黑影吓了一跳。那个长头发黑影似乎很用心地在擦楼梯扶手,一遍又一遍,如果把这扶手是手臂的话,恐怕这皮肤早就被搓红搓烂了。

那女人听见身后的声响,扬起一张秀气而苍白的脸。姜宇差点惊叫出声,那样白的面皮,在一身黑的映照下,有些鬼魅。

这个点,出现一个在楼道擦扶手的女人,说明什么?见鬼了。此刻,他发不出声了,因为女人快速捂住了他的嘴。压着声说:“小声点,不要打扰人家睡觉做梦。”

姜宇憋着气忍不住问:“这半夜三更的,你擦扶手干嘛?况且这扶手又不是装在你自己家,用得着这么费心吗?我在这里住了好久,哪怕扶手上的灰尘厚得能埋人都没人会擦。你是刚来的吗?倒是很勤快呀。”

“我才搬来,睡不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女人撩起前额的一撮头发继续埋头擦起扶手来。

姜宇不再跟她搭话,整个人瞬时清醒了。飞快地上楼,关门,锁门,靠着门背喘粗气。凭着心理医生的职业敏感,他想,这女人八成是神经有毛病。

姜宇睡不着,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怎么也睡不着。酒气已过,却更为烦躁。

时间已是凌晨,姜宇在屋子里走走停停,不断抽烟。一根,二根,抽到第三根时,他摁灭了烟头接着喝水,咕噜咕噜两大杯,砸吧着嘴,似乎还不解渴。

究竟怎么了?仿佛胸口压着石头怎么也搬不开。怎么又会想到那该死的小艾,这个只会做咖喱口味土豆泥的女人!

“嘭”,他拳头一下子砸在了墙面上。小艾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居然把我预设的明天给搅了。

室内烟雾弥漫,姜宇披上衣服准备打开门透透气。

我靠!姜宇看到了门口廊道成堆的垃圾。他想不出谁会在凌晨清理出这么多的垃圾。

对门,一准是对门扔的!姜宇疑惑地盯着那扇门。突然门一下子打开,又飞出一包东西坠落在他脚跟,然后门又快速合上。那一瞬间,姜宇看清了他的对门住着的主人——那个半夜擦扶手的女人。看来这个女人病得不轻,这个点又在屋里捣鼓垃圾。

门再次开启,飞出包裹时,姜宇冲了过去,用力抵住女人将要合上的门。他的眼直直盯着面前这个一脸惊慌的女人。

“你想干嘛?”她瞪着他。

“我问你想干嘛!”姜宇毫不示弱地瞪着她。

“要不你进来吧,陪我说会儿话也好。”女人的口气瞬时软了。

姜宇本来不想走进这个神经病女人的家的,但回屋也确实睡不着,想着陪着神经女人神经下也无所谓。

一番寒暄后,女人说自己叫梅丽,其实当初她叫美丽,但后来登记身份证时,工作人员粗心把美丽两字写成了梅丽。于是后来只能照着身份证上的梅丽叫了。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身递给姜宇一杯茶。姜宇托着茶杯,但没喝。她说:“你喝呀,放了枸杞,菊花,干玫瑰,决明子,很好喝的,清凉排毒。”姜宇还是犹豫,在一个神经病家里喝茶有些冒险。

梅丽大概看懂了他的心思,便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杯,然后一仰头在他跟前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她用手背抹了下嘴,冷冷地说:“你怕我下毒?!”

姜宇尴尬地说:“哪有,我刚刚在家喝撑了。我听你说话呢,你继续说下去吧。”他牵着嘴角勉强地笑了笑。

梅丽放下茶杯问道:“我说到哪儿了?”

“你的名字。姜宇提醒她。

“哦,对了。自从我的美丽名字被改成梅丽后我的人生就开始倒霉。反正很多曲曲折折的事儿,回忆起来,难受。”

姜宇忍不住问:“你何时搬来的?”

“昨天。一进这个小区门,走上这个楼道,我就感觉自己搬来这里真好。要做的事很多,扫楼梯,擦扶手,清理屋子。我喜欢周围环境都干干净净的,呆着舒服。”

“可打扫楼梯,擦扶手根本就不是你应该做的工作呀?”

“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大脑总是强迫我不停地做事”。梅丽指指门外:“你看,我这个小小的屋子,就清理出多少垃圾啊,太脏了。不干活,我就会想伤心的事,特别是我的男朋友阿虎。他坚持出国,我们好了五年,他居然不念旧情抛弃了我。”

梅丽眼睛里滚出泪水来。这样一段心酸的回忆令姜宇的心里也酸酸的。同病相怜啊,都被自己曾经最爱,最信任的人抛弃了。世界很小,老天居然把两个失意的人安排在了一起做邻居。

接下来,梅丽的忧伤似乎刹不住车了,她不停地说啊说,不停地解释……

最后,姜宇根据梅丽的状态,认定她是得了强迫症。因为失恋,她强迫自己不停做事来淡忘内心的痛苦。忙碌能让人暂且忘记心病,但姜宇想,一个正常的人是会累的。凌晨4点,姜宇告辞,临别中,姜宇劝慰梅丽振作起来。男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不必为一个负心的男人伤心纠结。

关门时,梅丽在门边小脸露出了柔美的笑容,她挥了挥手语气温柔地说:“谢谢你,让你听我的这些唠叨。”可姜宇还是清楚地看到,她在强忍悲伤,满满的泪还裹在眼眶里。看着着实有些可怜,比他还可怜。

姜宇变得忙碌起来。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治愈梅丽的强迫症。这份工作对他来说是一个挑战,更是一份有意义的工作。因为帮助梅丽走出心理阴影的同时也等于在给自己疗伤。

很快,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姜宇跟梅丽熟络后,饭菜端来端去,你来我往,甚至连钥匙都互相交换了,双方都可以随意出入各自的屋间。

梅丽的恢复得很快,她不再反复检查姜宇的手究竟干不干净,不再强迫自己不停地拖地,洗碗。她只是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因为姜宇说,这些事他可以替她做。姜宇便一直替她做了下去。烧菜,做饭,擦桌子,擦玻璃,洗抹布,甚至洗衣服……一样一样他做得很认真,很仔细。梅丽说:“姜宇,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干起活来比女人还细心。”

姜宇笑了,梅丽的夸奖令他很有成就感。这段日子,他很少再想起小艾那个女人了,似乎眼前的梅丽比小艾可爱多了。梅丽不再穿黑色的衣服,她的发辫上系了好看的发带。嫩黄的开衫,艳丽的裙子,把那张秀气的小脸衬托得明亮生动。姜宇暗暗打量着梅丽,此时的梅丽健康,活泼,自信,笑声朗朗……姜宇看着新生的梅丽无比自豪,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位优秀的心理康复师,把梅丽身体里的阴郁一一都剔除掉了。

接下来,该是依照电视里通常的情节发展,他们应该拥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了吧。

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姜宇买了玫瑰花,还买了梅丽爱吃的香草蛋糕。他想梅丽是聪明人,无须他挑明,就能明白他的心意。

梅丽的门关着,电话提示音告诉姜宇,梅丽她已关机。

姜宇不知道梅丽去哪了,几个小时之前在电话里已经告诉梅丽他很快回来,他要给她惊喜,让她在家等着。可现在,她去哪了?姜宇最后还是掏出了梅丽给的钥匙打开了梅丽家的门。

梅丽在室内,她耳朵里塞着耳麦,闭着眼哼唱着:“幸福在哪里呀,幸福在哪里?幸福就在我明亮的眼睛里……”她很陶醉,大概是新近学来的一首歌。姜宇知道这首歌,很老了,歌词也被梅丽改编了,那句“幸福在我明亮的眼睛里”应该是“幸福在那小朋友的眼睛里”。看来梅丽的心情不错。是因为他吗?姜宇很喜悦。

睁开眼的梅丽看到轻手轻脚进门的姜宇,吓了一跳,然后她蹦跳起来,拉着他欢快地转圈。她说:“姜宇,阿虎回来了,他跟我求婚,他说他离不开我,所以再也不出国了。”

啊!姜宇手里的玫瑰花和蛋糕落了地。心似乎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切割了一般疼痛难忍。梅丽病好了,她的阿虎也回来了,她不需要他的陪伴了。

梅丽捡起花和蛋糕,开心地说:“姜宇,你女朋友也回到你身边了吗?蛋糕摔坏了,给咪咪吃吧。”咪咪是梅丽养的一只黑猫。姜宇点头说:好……好。

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退出梅丽的屋子的。从头到尾,他觉得自己纯粹就是一个傻子。

梅丽很快搬走了,因为她的阿虎不允许她住这么劣质的屋子,他给她准备了大别墅。

那天,梅丽跟姜宇告别。她说:“嗨,姜宇,改天我请你吃饭,带上你的女朋友。拜拜!”

这个晚上,姜宇又一次喝醉了。下半夜,恍恍惚惚的他竟拿起抹布,去楼梯擦扶手,不停擦,使劲擦。

“你是保洁员吗?怎么晚上看到你从楼下到楼下不停擦扶手?”一个女人在向他发问。

埋着头干活的姜宇没看上楼的女人,只淡淡地说:“反正也闲着,周围环境干净些,人呆着也舒服些。”

女人的双眼发出敬佩的光芒。她说像你这样的好男人这个世上真的很稀有了。然后她问:你能帮我整理一下我那乱糟糟的家吗?

姜宇不答话,继续埋头擦扶手。

女人说:“我可以付你工钱的。”

说完这,女人笑着又说:“你喜欢土豆泥吗?我会做。我做给你吃,你喜欢咖喱口味的吗?”

啊!——不会是她吧?!

长春治癫痫病好的专业医院
癫痫病吃药能好吗
承德哪里有颠痫医院

友情链接:

南航北骑网 | 太平洋服装超市 | 元旦去哪里旅游 | 杭州到江山汽车 | 陈舜臣十八史略 | 密室逃脱加盟 | 会计师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