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斗地主教学 >> 正文

【暗香·人生百态】老舒打工记(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老舒从A工作换到B工作,感觉天也没什么变化,该晴天还是晴天,该下雨还是下雨。他也知道这工作换去换来,也不可能给自己的人生换出个什么新花样,但又没办法不得不换。可能打工的人就这样,有时是不适应那里的工作环境,让人憋屈,干什么都提不起劲,了无兴趣的。有时是遇到爱挑刺的老板,指东指西的,做事胆颤心惊的,老怕出错事,怕老板抓把柄的训斥,让心难受让脸面跟着受罪,过意不去心不自在。有时是碰到无法溶在一起的同事,每天面对面的吹鼻子瞪眼,看着就不爽,工作时格外蹩屈、压抑。但更多的情况是嫌工资低了,想换一份高薪的工作,而恰恰忘了你要别人的钱,别人就要你的命,工作又累得要死。哦,现在应该是不喊累的,好像叫充实,只是充实的要命,只好又换工作了。

这次老舒换工作居然和以上原因全不相干,只是人的年龄大了,犯风湿,风邪浸到骨头里去了。一遇天气骤变,胳膊和腿隐隐地酸胀酸胀的;疼痛起起伏伏地一阵接一阵,到夜间更是搅得人无法入睡。狗皮膏药倒是贴了不少,疗效却不见多少,一点送快递的钱不够买膏药了,只好换工作了。心想着工资是不计较多少的,只想轻闲安逸点的事,最好能在室内工作,日不晒雨不淋的就行。可哪里去找那轻闲的事,羊吃嫩草还需爬山,猪哄白菜还要跑一里多地呢!

不过还好,老朋友的帮忙下终于找到了。说的是只观观天,看看灯,无事就研究研究来来往往的行人,全室内工作,工资还不低,有2200块,最可贵的是一星期还可休息一天。这对于一个从农村来一直奔波在打工路上,完全忘记有星期天的人來说真是太有吸引力了,老舒忙不跌的就答应了下来,行动上虽没对老朋友表示什么,但在心里已经千恩万谢了。就这样,老舒在老朋友带领下顺利的去B点应骋工作了。

B点的环境堪称优雅,哦不对,应该是气派。这是一家外资连锁的企业,比本地的中百,联合一百等它应该属于土豪级了。大门口的海报上表明它是全球五百强企业,已经有五百多年历史,在中国有五百多家分店,而且这家店最人性化的一面是员工的多样化,居然在中国骋用了五百多名残疾员工,还有许多残疾员工走上了领导岗位。这对老舒来说真是福音,给了他莫大的鼓舞,终于找到了一个给人能平等创造晋升机会的企业,这样想着,更感激他的老朋友了。

老舒在老朋友的引荐下,去见未来的班长,而他也是负责招聘的人。据朋友的介绍,班长是个老好人,只要工作认真负责是绝对不会找碴的,这让他无疑又平添了几分信心,将要面试的忐忑心情倒平静了些。老舒觉得他虽然没什么手艺和过人的本领,但勤劳认真已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不过,老舒心多少还有点忐忑,毕竟新到一个公司,也不知人家有什么要求,也不知自己在他眼里能否胜任,更要命的是假如她看出他风湿的毛病呢,必竟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老舒跟朋友一起绕到一座新式大楼的后面,习惯性地扫描大周围,在一块空地上杂乱停放着几十辆电动车,间或夹杂着几辆老旧的自行车。新一点的电动车大部分靠着铁栏杆,一把铁链子锁锁着电动车的前轮,一拒玛玥防盗锁锁着电动车的后轮。这让老舒有点奇怪,心想电动车主人防盗意识也太强了,只不过车子有点新,就用两把锁。不过他很快就推翻了他的结论,就多看了那么两眼,居然发现很旧的,甚至称得上破乱的电动车也上了两把锁。这让他对这个公司更有信心了,员工素质如此高,光从防盗这一点看就让人惊叹,倒是他大大咧咧惯了,竟不知电动车应该用两把锁锁着才安全。

楼梯口比较宽阔,可供四五人并排行走。迎面雪白的墙壁上粘贴着四个鲜红的大字:员工通道。这下老舒明白了,难怪门口有那么多电动车。

上三楼抢眼的是一张半人多高的扇形办公桌,桌上摆放着一个三角形的泡未牌子,上书三个字,登记处。桌子里面笔直的站着一位老大妈,脸上的微薄的皱纹在层层白粉底下倒还看得清。一身黑色的套装衬着泛黑的脖子让人显得更加老气,一脸严肃,双眼微蹙好像挺不舒心又不耐烦的样子,这样严噤的寒脸倒让人心虚。

“班长,早上好!”正当老舒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时,老朋友开口了。

“这是老舒,舒制作,昨天跟你介绍的,今天我带来了。”朋友补充道。

“以前做过这行吗?”她瞟了老舒一眼,漫不经心地问,眉毛微微皱了皱,似乎太老舒不太满意。

“做过,在……”老舒嗫嚅着,看她的表情好似不太满意,老舒有点紧张,心忐忑着。

“多少岁?”

“虚岁51。”

她盯了老舒几眼,好象不太置信。这也难怪,老舒皮肤本身就黝黑,再加上多年劳作,背有点微驼,更显年龄了。

“嗯,跟我去拿衣服吧。”班长也不多问什么。

这转变又太快了,对老舒来说有点突兀,让他有点惶然,但工作的事不管怎样应该是定下了,老舒心想。

登记处前面是大概有五十米的通道,通道左边是墙壁,右边开了几扇门,应该是房间了。紧挨登记处的是洗手间,第二是男更衣室,第三是储物间,班长直接把我带进储物间。

一进门,一股浓烈气味扑鼻而來,老舒嗅了嗅,敢肯定是股酸臭味。而细看储物间干净整洁,白瓷砖地板光亮如镜,一尘不染,这让老舒不禁疑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出了问题。抬眼房间一溜儿是四排铁柜,各靠墙一排,中间背靠背两排,铁柜又分成六层,每一层分成若干小箱子,每个箱门都贴上了数字。班长直接从101室拿出了一套黑衣服,递给老舒叫他换上。

老舒接过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立刻一股霉味夹杂着汗臭味往鼻孔里钻,胃似有受凉的感觉;觉得胃溶物在翻腾着,往喉咙上涌,老舒强忍着,总算没有吐出来。细看,衣服略显陈旧,虽然衣服颜色很深,但是在那白炽节能灯明亮的光线下,还是看得见很明显的斑斑点点的污渍,特別是衣领上的一道黑痕更加明显。心想它的前任主人是有何事匆匆,竟然来不及对它的爱护而就此别去,让它恰逢老舒的惊悸不安。而这也让老舒立刻朋白他嗅觉一点问题也没有,是这储物间的铁格子里还藏着多少件这样的衣服呢?

保安的衣服像站街的小姐似的,也迎新送旧着不断变换的客人。

老舒不管心里对它有多少不喜,但它终究是一种象征,穿在身上应该能体现它的威仪,而它上面还缀着很有气势的三个字:防损员。这三个字似有灵丹的妙用,居然治愈了老舒心中的不快,倒让胃舒坦了不少。

当老舒换好衣服重新出现在班长面前,班长寒着的脸居然浮上了笑意,在那轻轻咬了咬下唇,像在克制什么,但终究克制不住,“咯咯咯”地笑起来了。

这也难怪,老舒身材是比较高大的,中年又有点发福,肚子凸凸的。而衣皮有点小,裤脚吊上七八寸,上衣的扣缝绷的紧紧的,包不住凸起的肚子,露着星光点点的肉;咋一看像陈佩斯演的《王爷与邮差》里的邮差一样滑稽,这让老舒也不自觉的陪着班长笑了,空气中似乎游荡了欢乐的分子。

“衣服小了点,不过现在只有这一套,你将就几天,马上向公司申请大码的。”班长有点不自然,不好意思地止住了笑。

闲话少絮,岁月如梭,不知不觉老舒在这家公司呆了两个多月了。记得来时是初秋,天还很热,太阳火辣辣的,现在已初冬,披上了薄夹袄,而老舒对这家公司也逐渐熟络了。

这是一家大型连锁商超,在华锦商城里租赁在二楼和三楼,有独立的进出通道。共分五个部门:财务部、人事部、工程部、现场部、安全部。最大的是现场部,分五处:生鲜处、家电处、纺织处、杂货处、五金处。每一处分几课,每一课下辖三四个组,采取层层负责制。老舒属安全部,安全部又分内部和外部,内部是合同制工人,也就是正式工,外部属外包干形式,就是全部包给专业保安公司,然后由保安公司派人,也就是临时工,老舒属于后一种。

这应该属于一家“大妈”级的店了,员工以女性居多,又以70后为主。店内选人看起来很实际,好似并不要求颜值的高低,而女工搽脂抹粉的少,基本都是纯天然的淡妆,环肥燕瘦,高矮错落更显女工们的多样性。老舒们的任务主要是管理这些员工的进进出出,就是上个卫生间也要通过金属探测器检查员工们的衣物鞋帽的。即便安检如此严格,而主管一再叮嘱,叫他们小心,因为店内经常丢东西,内鬼难防,而老舒并不以为然,不过领导的话还是要牢记。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而对于这一行来说来来去去、去去来来更加频繁;这不,老舒虽然没干多久,前前后后就换了八九个队友。

“这真不是事,累的要死,看起来轻闲没事干,就站着喝西北风,八小时下来腿都站肿了,明天另外找事去!”干了三天就走人的宋哲明说。老舒也站得脚疼,也有点不想干了,但看看周哲每天急急忙忙赶着两个班做得也安心,再换份工作也不见得比这强,就坚持住了。

“活人都要叫尿憋死。”实习了三个小时的李道明说,年轻人吃不得苦,老舒并不赞同,多大的事,就不是站八个小时吗!

“这是他妈什么领导,玩一下手机还上纲上线还扣工资,工资好高哟,哪里不是事。”被主管训斥而脸挂不住愤而辞职的张明霞道,而老舒觉得上班就应该兢兢业业的,不来虚的,领导批评得对,公司又不是请你来玩手机的。

不过,李道明的离去就有点突然。他倒是愿意干的,工作也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只是他运气有点背,居然得罪领导了,得罪一般领导也没多大的事,了不起作个检讨,认个错,可他得罪是店內一把手一一店长。起因竟然是工作太认真了!

事情的是这样的:店内规定所有员工上班必须走专用的员工通道,员工必须穿工服挂工作牌。而他的任务就是督促员工,检查号牌,监督员工打上班卡,而刚好那天店长有急事,店长的上级中国片区的区长要来检查,店长就赶过来安排工作。因为匆忙,穿的便服,未带工牌,过员工通道就被李道明拦下了。店长表明身份,而李道明却定要照章办事,只认牌,不认人,谁也不能搞特殊化,店长急了就和李道明吵起来。最后店长打电话给防损部主管火速送来工牌才算了事,这在平时是不会发生的,店长基本能做到以身作责。店长觉得李道明严重侵犯了他的尊严,最后店长以影响工作,服务态度强硬为由炒了李道明鱿鱼。李道明已55岁了,身材比较瘦削,对他来说能有这份工作不容易,这一行恐怕是永久性的说再见了,以后恐怕只能去干保洁了。保洁比这行辛苦是不用说的,更主要的保洁的工资又下了一个档次只有1800元了,李道明以后的生活无疑会更加困难。

李道明是第一个黯然离开的员工。

这让老舒买了个教训,工作的第一要务是要把领导认清楚,不管是大神、小神、土地神都开罪不起。工作认真该认真,但得看对象,适时变通,不然丢了饭碗还糊里糊涂的。

吴红艳就是这样糊里糊涂离开的,不管哪种工作,因岗位不同活就有轻有重,防损员也不例外。防损里有个岗位叫巡更,就是在商场各区间巡视,换换站岗的同事休息,大部分时间是可以在员工休息窒小憩的。而这份工作多数时候就落在和班长比较要好的伏明珠身上,这在耿直的吴红艳就觉得不公平,风水应该轮流转,有哪一个队员不会巡更,几次想找班长理论,被老舒们劝住了。不过,李艳红看班长的眼色就有点特别,班长似乎也感觉到了,曾私下放风说等到有人时就把李红艳放了。

还没等到有人班长就迫不及待的放了李红艳,因为她顶撞了班长。事情是这样的:那两天李红艳胃有点不舒服,吃饭就很慢,工作规定吃饭半个小时,她却慢条斯理的吃了五十多分钟,居然还未吃完。班长看不过眼,唬着脸说:“吃快点,伏明珠还没吃呢!”不提伏明珠还好,一提伏明珠,李红艳也来气了,大声喊:“怎么了,怎么了,她每天巡更躲着休息就好,多站一会你就心疼了,我就该站的,我就要慢慢吃,气死你。”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吵起来,最后班长下了通諜令一一你明天不要来了。

这让老舒又学了一招,世上本就没公平的事,只有自己愿意不愿意做的事,要想做就不要计较,计较也计较不来,还不如安心乐做老好人,这年头哪路神仙也得罪不起啊。

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又让老舒改变了看法。

公司设了个员工休息区,主要供员工喝茶,吃饭,抽烟,也就是忙里偷闲。员工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暂时休息一下,领导经过,看到的是员工喝茶聊天,玩手机,更有甚者在里面睡觉,为了杜绝这种现象,领导就出了新规。规定了休息室的开放时间,并买来了一把大锁,时间一到就锁上休息室的门,这事就交给了一根筋的张明远操作。而公司规定员工是不能带背包、手提包、茶杯进卖场的,以防夹带商品,所以员工的水杯都放在休息间的储物柜。当员工按着老黄历去喝水时,却发现喝不了水,休息室门上锁了,就要张远明开门。张远明却以领导指示开门时间末到拒绝开门,这样就让员工们很生气,说做死做活累的要死连水都不让喝,便和张远明吵起来,更有激动起来的员工用脚把休息的门踢得咚咚响,而来喝水的员工越聚越多,却均被告知门被锁了,水喝不成。这一下员工们炸开了锅,指责公司太黑心了,群情激愤表示不做了,在卖场工作的员工得到消息也放下手中的活,急忙跑过来声援,一时间走道里聚满了黑压压的员工,卖场空荡荡的,无人售货,理货了,实际上是暂时罢工了。所有的领导迅速赶过来,一边安抚着员工情绪,一边迅速地打开了休息的门,并当场表态锁门是为了防止你们东西被盗,好让你们安心工作,并不是不让你们喝水。这是防损员理会错了领导的意图,锁门不让喝水属防损员个人行为,当场决定给予张明远开除的决定,罢工事件总算平息了。

当张明远带着满腹委屈离开时,老舒忽然明白,做得好不好还要看运气好不好,走霉运时就是来替领导当替罪羊的。

自从这几件事后,老舒工作更细心了。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昨天发生的事差点让老舒走人。

公司规定凡有货物进出卖场做活动必须六个部门鉴字,店长、处长、课长、卖场促销员、防损助理,最后一位是防损员。那天杂货部的转移一批饮料,送来了转移单,给老舒签字。老舒一看各部门领导名字都签了,就想也没想签了字。这事让防损助理刚好撞见了,拿过转移单瞄了瞄,就是一顿训斥:“你核对了货物没有,品种是多少,数量是多少,你数过没有,你就签字,你胡乱签字,货物由此造成的遗失是要由你负责任的。”这让老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点不明白,就问:“难道你们都没看,你们不都签字了么!而且这上面还有你刚签上的大名。”老舒申辩着。防损助理一听,冷笑一声说:“他们是领导,你能和领导比,领导当然是可以不看的,难道领导有闲事做这细微未节的事,这就是你们防损员的事,你在这个岗位,就该你负责。”“你不也是防损员,你检查了货物吗?你不也胡乱签了字!”老舒一时转不过弯来,顶撞道。“嘿嘿,你比我,还差几级呢!再努力几辈子吧。”防损助理的神色便高傲起来,尽力的头向上仰,满脸不屑的吼道:“去把你们班长叫来,错了还不认错,还狡辩。”幸好这时和老舒很要好的老李赶过来,对助理低眉悦色地说:“他新来的,不懂规矩,原谅原谅!”好话说尽助理才哼哼哼唧唧的走了。

这让老舒又买了个乖,但凡错事都是打工人的错,领导是错不了的,临时工没知识没文化化是最能做错事的了。老舒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城管打人的事都是没有素质的临时工干的。也让老舒明白凡是不能急燥,遇事多请教,遇到领导还是低声下气的好。

老舒如脚踏浮冰似的小心翼翼地工作着,但还是挡不住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大年一过,在春节的声声祝福声里,老舒被公司辞退了,同时被辞退的还有刘师傅,李师傅。

原来这是公司的惯例,年前生意兴隆时大量招工,年后生意清淡时又大量裁员。

不得已,老舒又汇入春季求职的大军。

癫痫病因和症状分别是什么
造成癫痫的病因哪些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南航北骑网 | 太平洋服装超市 | 元旦去哪里旅游 | 杭州到江山汽车 | 陈舜臣十八史略 | 密室逃脱加盟 | 会计师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