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枫南世嘉 >> 正文

【山水】独白(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秦昊耐心等待着,等待着,没有任何回音,他终于按捺不住,决定一探究竟。但他不能明目张胆地回去,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无论如何,他得想一个万全之策。他在脑海中使劲搜寻着自己的人脉关系,可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代行之人。

他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结婚这么久,居然没个可信的邻里街坊。原来那些所谓的朋友,现在细细想来,竟都是“妻子一党”。当初为了爱情,他不顾家里人反对,硬要把房子买在锡城。这样一来,离妻子近了,离家人却远了。一切都是自找的!他在心里狠狠地说。他拿出手机翻阅,通讯录从头到尾,从尾到头看了好几遍。他不甘心,总想在绝望中寻找一丝希望。最后,他把目光定格在“小妹”身上。

小妹住在楼下,妻子的众多朋友中,只有小妹看上去有几分“不睦”。他看得出,小妹与妻子之间只是一种表面的朋友关系,相互利用的成分居多。谈不上什么推心置腹、生死之交。利字当头,分分钟拔刀相向。想到这层,秦昊似乎看到了一丝转机。他想让小妹去家里看看,顺便打听下妻子的消息。

自秦昊在桌子上放下诀别书,决意离婚之后,到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按理说妻子早该有回音,以她的性格不大闹三天,也该嚷嚷的众人皆知。恐怕自己的负心薄情早就四海扬名了。可到现在竟然没有任何消息,这里面透着一丝诡异。秦昊有点不敢相信。这也是他打算一探究竟的缘由。

秦昊拨通了小妹的电话,一番迂回寒暄之后,终于来到正题。秦昊问小妹关于家里的情况,小妹的答复竟只有“不知道”、“不清楚”和“不晓得”。最后无法,秦昊只有请小妹帮忙到楼上看一眼。这一次小妹满口应承,但给出的时间是一个月后。一个月后,小妹回去收房租,说顺便帮忙上楼去看看。至此,秦昊才明白,原来小妹早就搬离了世纪城小区。那里的房子已经转租给别人了。一条线索就这么断了!秦昊不禁多添一丝无奈。

既然妻子不回自己信息,不给自己电话,对留下的诀别书的态度也就无从知晓,秦昊心急如焚。他试探着给家里打电话,他想妻子既然不给自己态度,总该和家里商量一下吧。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给对方的父母。以问安的由头想从细微中看出点蛛丝马迹,甚至做好了被父母臭骂一顿的心理准备。可一切正常!电话中,父母看不出有任何异样,甚至对方的父母还给他商量“让他们尽快要孩子”的事宜!

这越发奇怪了,秦昊想不明白。他分明记得妻子去舟山旅游只有三天时间,现在早该回到家里了呀!如果回到家里的话,早该看到了桌上的纸条!看到纸条的话,早该给自己回话了!即便没有看到桌上的纸条,也应该看到他在朋友圈发的图文消息了吧。秦昊再一次打开朋友圈,想确认一下那条信息的评论里有没有妻子的。他仔仔细细地瞧了好久,答案只有两个字:没有!

看着那条图文信息,秦昊又想起了离开的那天。劳动的场景历历在目,他扫地、擦拭台盆、冲刷马桶、洗衣服、清理冰箱、修剪绿植、给猫咪换水、给自己泡茶、拍照发朋友圈、在桌子上留纸条。他在微信图文里说,想要一个干净整洁的家!他在留言纸条上说,他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

似乎这一切就在眼前,刚刚发生。可真实情况距离现在已一个星期了。他想,妻子是不是出事了!这一想,他倒紧张起来。他赶紧拿出手机,按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就在准备拨通的一刹那,他又放弃了。他想着哪里不对劲,如果妻子出事的话,不会没有人通知自己。即使不通知自己,她的家里人也不会不知道消息!妻子是公司集体出游,不会有什么大事,就算有事情,她们公司也会负责的。那妻子究竟唱的哪出戏?秦昊有点想不明白了。

越是想不明白,就越想想明白。这似乎是人的本能。秦昊也不能例外。秦昊想,也许妻子是在和自己比耐心。他没想到平时风风火火,说一不二,脾气火爆的妻子竟有这份耐心!难到是这次舟山之行让她作出了改变?秦昊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与妻子结婚一年多了,都没能让她作出丝毫改变,仅仅凭借三天的舟山之行就能让她有这么深的城府?秦昊不信,但他又找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

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妻子去完舟山之后没有回家,直接又去了其他地方?比如她说过的菲律宾长滩岛?或者美国的西海岸?也不对呀!秦昊想。如果她没有回家,改变行程的时候至少会和自己说一声吧?就算自己在家里可有可无,但这么大的事情,她应该不会自己作主吧?就算自己作主了,也应该和她的家里人说一声吧?她没有回家就看不到诀别书,看不到诀别书,就不会不给家里一丁点消息的。秦昊越想越想不明白。

终于又想到了一个方法,秦昊上网给自己淘了几双袜子,收件地址留的是家里的。他想让快递小哥帮着去看看。焦急地等待了两天,两天后快递到了。快递小哥打电话来确认“他是否在家”,秦昊扯谎说自己在外地出差,让快递小哥直接去家里看看。秦昊说,妻子应该在家里。很快,快递小哥就有了回音。快递小哥说,已经去过了,家里没人,把快递放物业吧?秦昊点点头,隔着电话表示同意。

“家里没人”这几个字在秦昊的脑海中放大,他似乎看到家里的门框上结着蛛网。蜘蛛又肥又胖地吊在蛛网上,一阵风吹过,蛛网晃动了几下,一只苍蝇自投罗网,倏尔被蜘蛛迅速包围,蜘蛛吐出长长的丝线将其包裹。苍蝇挣扎着,挣扎着,最终失去力气,不再动弹了。突然,他在心里对这只赴死的苍蝇起了同情,这是一只多么可悲的苍蝇啊!

他又想到,既然家里没人,那屋内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离开家时,秦昊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绿萝放着清光,厨房干净整洁,冰箱恢复了出厂配置,猫咪添了食,铲了屎,乖乖地依偎在身旁。啊!猫咪!他想到了猫咪!这么长时间了,如果家里没人,妻子没回过家,猫咪不是饿死了!想到这里,他似乎看到了屋内的情况:猫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干净的茶几上落满灰尘,屋子的四角结满蛛网,还有阳台,阳台上猫咪的“厕所”里,粪便堆积如山。额……好恶心!大群的绿头苍蝇“嗡嗡”飞舞,整个屋子内都是腐臭的味道!简直不堪忍受!

这些该怨谁呢!秦昊突然有一丝自责。他甚至想,如果自己不这么冲动,不提出离婚,家里就不会这样了!即使妻子好吃懒做,总还有自己,自己总会把家里料理好的!说什么也不至于这样,每次回到家,至少还能看到猫咪“喵喵”围着自己撒欢,偶尔淘气。可现在,猫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再无治愈它的回天之术!

“嘟——嘟——”,两声拉长的汽笛声耳边想起。秦昊打了个激灵,思绪被拉回现实。秦昊摇了摇头,用手抹了一下脸,定了定神。他告诉自己,这都是自己的想象!这是不真实的!他不该有自责。再说了,这事情本身不赖我,如果我这么忍气吞声下去,最后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恐怕就不是猫咪了,而是自己!秦昊狠了狠心,神情恢复了几分。

他还是不放心。妻子到底想干什么?此刻,她又在哪里呢?

秦昊想不明白,无能为力,但心里又各种纠结。他控制不了自己,他还是要想,所有的可能性都不能放过。此刻,他像一名侦探,像一名分析师,像一位推理高手,像东野圭吾小说里的嫌疑人X,像麦家《暗算》里的“听风者”。他想,是不是自己离开家门的时候,留下的诀别书没有压紧,被风吹到了地上,被风吹到了沙发下或者床底,妻子压根儿没看到;又或者压着的诀别书被淘气的猫咪“拨了”出来,然后被风吹走,吹到了沙发下或者床底,妻子没看到;又或者压着的诀别书被淘气的猫咪“拨了”出来,被他撕碎了,成了看不到字迹的碎纸条或碎纸片,碎纸片又被风吹散了,妻子没看到。还有其他可能,比如:那张诀别书压根儿就没有压着,自己本来要压着的,但是忘记了压,然后,它被风吹走了,吹到了沙发下或者床底,妻子没看到;或者那张纸条让猫咪吃了,妻子没看到;或者一阵风从窗子里吹过,把纸条卷出去了(这种可能性较小);因为他记不清离开家的时候,有没有开着窗子了。

想到最后,秦昊有点怀疑自己了。他觉得这些好像都是假的!

他有没有写那张纸条呢?还是他自以为自己写了纸条?然后又自以为自己压在了杯子底下?他离开家的时候,家里的窗户关着还是开着?门带上了么?有没有上锁?锁没锁紧?是不是家里潜入了小偷,小偷看了纸条后,哈哈一笑,觉得很幼稚,顺手就把纸条撕了,或者带走了。嗯,这样说来,似乎小偷是个不错的人!劝和不劝离嘛!这是个有良知的小偷,他不希望看到一个小家庭的破灭!所以,他撕掉了那张纸条或带走了那张纸条。

啊,小偷是个男的还是个女的呢?他不知道如果不离婚,这会给他带来多大的痛苦吗?他是该感激小偷呢,还是该怨恨小偷?如果真的是这样,是不是自己还要和妻子过下去呢?

嗯,有可能这个小偷就是那个快递小哥,他给自己送信,说家里没人,都是障眼法。可快递小哥又为什么要帮妻子撒谎?为什么要帮助妻子呢?快递小哥是在帮助妻子呢,还是在帮助自己?这个快递小哥自己认识么?妻子认识么?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他图得是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帮忙?只是为了不忍看着一个小家庭就此破裂?

啊,如果这些假设成立的话,那么小妹是不是也和妻子串通了?故意以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为借口敷衍自己呢?这么说来,小妹和妻子的“不睦”也有可能是假的了。这都是装给自己看的?自己是不是一直蒙在了鼓里呢?

秦昊努力思索着,脑仁都开始疼了!但他还是不愿放弃!

他想,妻子可能已经回过家了。她回家后看到了纸条,但她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她和自己一样对这段可有可无的婚姻已经绝望了。她不想回复自己,也不愿意告诉家人,她只是在与自己僵持。可她与自己僵持的意义何在呢?何不赶快做个了结,这样大家都轻松,这样彼此都不需要再为这事情纠结了。

嗯,妻子可能已经回过家了。她回家后吃了一惊,但出于本能和自我防卫,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她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了。又或者去旅游散心了,她甚至关掉了手机,把自己与世隔绝。

嗯,妻子可能已经回过家了。回家后看到一切(整洁的家),先是大吃一惊,然后才看到桌上的纸条。刚开始,看到整洁的家的时候,她在心里是有一丝悔恨的,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公,自己一直压制着他,对他不够好,可他依然矜矜业业为家庭付出,不求回报。对自己也是万般包容,自己的老公是不容易的,自己以后要好好待他。然后,她看到了那张纸条,所有的反思、同情、忏悔便一扫而光了。随之而来的是愤怒,她愤怒老公竟然有这样的胆量,竟然敢跟自己叫板,竟然敢给自己留什么诀别书!混蛋!她在心里咒骂着自己的老公!呵!他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的老公了!他是路人甲!他现在与自己毫不相干!她一气之下带着猫咪走了,去了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地方。秦昊知道,她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猫咪的,她可以舍弃老公,但猫咪是她的心肝,她怎么能舍得猫咪呢。这样说来,猫咪应该有一条活路了。猫咪应该不会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此刻,说不定,她正和猫咪玩耍呢,她还是像以前一样,逗猫猫,看韩剧,舒服地窝在那里的沙发上!

秦昊的眼皮急速地跳了几下。窗外的阳光穿透窗子,由玻璃折射并反光,光线反射到他的眼皮上。他又回到了现实。

这几天,他一直被这件事困扰着。无心工作,连晚上睡觉,他都在想这件事情,想这件事情的各种可能。他甚至有些魔怔了。这两天,他顶着黑眼圈上班,无精打采的。工作也是一塌糊涂,领导让写的方案,被他写得乱七八糟。方案前后不连贯、缺少逻辑,为此被领导教训过好几次。在公司,领导一直是信任他的,一直夸赞他逻辑思维强,方案做得严谨,而这几天他不在状态,方案也做得乱七八糟。领导很失望!

秦昊的公司在204国道旁边,总有车辆不时经过,偶尔有一两声尖锐的汽笛声穿过窗子,钻入秦昊的办公室。秦昊这两天上班,神思恍惚。经常在汽笛声穿透窗子的时候,他才能回到现实,知道自己还在上班。

领导找他谈过一次话,问他最近是怎么了?他吞吞吐吐地说,自己在闹离婚。“闹离婚”仨字一出口,领导倒不忍心再批评他了。反而激起了领导的一丝同情。当初他结婚的时候,领导是见证人,此刻秦昊闹离婚倒让他觉得自己有几分不是。就像是媒人听说自己撘线的姻缘出了问题一样。媒人搭线的姻缘出了问题,媒人总是逃脱不了被诟病的。双方过得好,大家会感激媒人,双方过得不好,双方会一起骂媒人,甚至是两个家庭一起骂媒人。那时,媒人就里外不是人了。

出于内疚,领导这两天没安排秦昊太多工作,还特批了秦昊几天假,让他散散心,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后再来上班。可休假了,不上班了,秦昊的心思反而更重了。一闲下来,他想得就更多了。想得几乎要精神分裂。

有同事建议他出去散散心,或者和妻子好好谈谈,总会有办法解决问题的。可同事不知道的是,秦昊根本就联系不上自己的妻子啊!秦昊的内心挣扎着,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说,秦昊,你给妻子打个电话吧。这么简单的事情,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了,何必要这样苦苦挣扎呢?另一个说,秦昊,你不能给妻子打电话,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婚,就应该坚持到底,打电话就是服输,服输的结果你不是不知道。如果服输,你将继续你之前忍气吞声的生活!秦昊拿起电话又放下,放下电话又拿起。许多次,他按出了那个熟悉的陌生号码,就在要呼出的一刹那,又戛然而止。后一个小人打败了前一个小人,也打败了秦昊。

秦昊就快要精神奔溃了。不得而知的痛苦折磨着他,关于妻子,关于妻子的下落,关于妻子是否看到了诀别书,关于家里的现状。不得而知是件多么折磨人的事情啊!秦昊快要扛不住了。哀毁骨立,形容消瘦。照镜子的时候,秦昊都不敢正视镜子里的自己。才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秦昊已经判若两人。他快要不认识自己了!但最近,他心里的战局开始逆转,两个小人之间的较量出现差别。前一个小人渐渐占据了上风!前一个小人说得话,也让他开始动摇。他决定遵从前一个小人的话了!

他双手颤抖着,他终于拨通了那个号码。拨通号码后,他之前的想法得到了证实,电话中传出柔和的女声提醒: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后来他又试着拨打了几次,结果是相同的。电话里依然传出柔和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不在服务区么?秦昊想着。妻子去散心了?去旅游了?没有回家?回家后又走了?她没有看到桌上的诀别书?看到诀别书后,她会这么平静么?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家里是不是遭了小偷?诀别书是不是被风吹走了?家里的窗子关了么?快递小哥是不是那个小偷?小妹是不是和妻子串通了?猫咪还好吗?屋前结满蛛网了?屋子里散发着腐臭?猫咪的粪便堆积如山了么?

……

秦昊又陷入了这种十万个为什么中。各种推理,各种揣测又回来了。他抽丝剥茧,他无限延伸,时而条理清楚,时而精神恍惚,时而穿越时空,时而返回现实。

他已经走在了崩溃的边缘。谁说过一句话:人类的恐惧是因为无知。秦昊印证了这句话,但他的无知不是无知,而是不知道,不是无知识。或许说这句话的人,本来就想着一语双关吧,不然这句话为何能成为名言并流传于世呢?

秦昊不想再这么下去了,他在无限反复的想象和推理中,竟悟出了几分禅意:一切今生所受的苦都源于前世造的孽。他终于决定去一窥究竟。所有的答案都在现场,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看来面对是不可避免的了!

窗外阳光明媚,推门而出后,秦昊弱不禁风的身体感受到几分寒意,随后,在阳光的抚慰下,寒意消失,有一股暖流从脚底升起。他知道,这是来自阳光的温度。他决定面对所有,不管前路坎坷崎岖还是一马平川。

此刻,他心里不停回荡的只有一句话:所有的答案都在现场。他要去一窥究竟了!

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病好
哪家治疗癜痫医院好
合肥哪家医院能看到癫痫呢

友情链接:

南航北骑网 | 太平洋服装超市 | 元旦去哪里旅游 | 杭州到江山汽车 | 陈舜臣十八史略 | 密室逃脱加盟 | 会计师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