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华睿科技 >> 正文

【八一】最后的爱(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大学一毕业,卢小燕就结束了那段没有结果的恋情。

她需要的只是有人宠、有人哄,绝不能像妈妈那样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放在自己老公身上,到头来老公却和别的女人跑了。她甚至觉得妈妈好傻,为了老公在人前光鲜体面,自己都舍不得买化妆品却给他买那么贵的护肤品。每一件衣服都是妈妈亲自去精心挑选,而自己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真不知道她图的是什么。

参加工作后,她认识了徐军,也是她后来的老公。

徐军是个孤儿,大学毕业后凭借着自己的精明能干,办起了一家小公司。经过几年地打拼,房子车子都置办齐全了。

徐军比她大四岁,对她百依百顺,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婚后对她更是疼爱有加。

深秋的寒风撕裂着树梢上那几片不肯落下来的叶子,有种不把你吹落誓不罢休的气势。卢小燕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可以刮走一切的狂风撅起了小嘴。她本打算去商场转转,去买一双鞋子,却被狂风挡在了家里。百无聊赖中她走到自己的房间,这个房间比他们的婚房布置的还要漂亮。淡粉色的墙壁,乳白色的床缦下罩着一张粉红色的公主床,一只一米多长的毛绒玩具泰迪熊躺在上面。床边欧式的床头柜上放着一盏台灯,粉色雨伞式的灯罩显得是那样的温馨浪漫。这个房间除了她自己外,是不许任何人进入的,也包括自己的老公徐军。

她斜靠在床头松软的被子上,把泰迪熊搂在怀里,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iphone8拨通了徐军的电话。

“老公,我想吃虾仁馅的馄饨。”

徐军忙把手中的资料放下,对着电话说:“公司里有点忙,我从一品香给你叫一份馄饨送回去吧。”

“我不嘛!我就要吃你包的馄饨。”

“好!好!那你就得多等一会儿,公司里的人开车去市里了,晚点才能回来,附近又买不到虾仁。”

“我不管,我要是饿了你还没回来,我就不让你回家,哼!”

“好!我的小祖宗,我马上去买。”

徐军按下挂断键,快速处理着公司的业务……小燕的脾气他知道,如果惹她不高兴了,真的会把自己关在门外的。

半个小时后,徐军推着一辆自行车出现在通往水产品商店的马路上。

路上没有行人,偶尔有几辆车从身边飞驰而过。风太大了,自行车根本就蹬不动,没被刮跑就不错了。他停下脚步把衣领立起来,低头用脖子夹住衣领推着自行车往前走。没走出去几步,一辆大众帕萨特从身后飞驰而过。刚驶过徐军十几米远就听到咔嚓一声,一棵直径约有二十公分粗的大树被大风吹断了树枝,重重地砸在那辆帕萨特的引擎盖上。

“好……”险字还没说出来,就被一阵风顶了回去。

徐军急忙扔下车子就往那辆车跑,自行车一下子刮出十几米远,被路边的一棵大树挡住。

那辆帕萨特的车头已经砸得变形了,挡风玻璃变成了蜘蛛网一样,还好车里的人没事。车是不能动了,司机对赶过来的人们道谢后就打起了电话。徐军看着没事,返回去推着车子又往前赶去。好不容易来到水产品商店,商店的老板因为风大没人买东西,早早地就关门了。没办法,虾仁是买不到了。他拿出手机想订一份外卖,虽然不是自己包的,也是虾仁馄饨啊。刚准备下订单,他摇了摇头又把手机放回了衣兜里。这么大的风,送外卖的怎么去送啊,还是算了吧。他想来想去想起前面不远处有一家卖包子的,有虾仁馅的包子,而且味道特别的鲜美。就它了!他拿定主意后推着车子朝那家包子铺走去。买完包子回到家,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

“怎么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虾仁买回来了?”小燕不满地问。

“那个,外面风太大,商店关门了,没买到。这不,我给你买了虾仁馅的包子,比虾仁馄饨还好吃。”徐军说着,从怀里拿出包子递给小燕。

“我先尝尝,要是不好吃你今天就去外面睡。哼!”

“行!你快趁热吃吧,我去洗把脸。”徐军一边说着一边去卫生间洗脸。

“嗯!这包子还行,今天就饶了你,你洗完脸蒸碗鸡蛋羹,总不能没有汤喝吧。”

“遵命!我马上做。”

夜,刮了一天的风好像累了,不知道跑到哪去睡觉了。天上的云被刮的无影无踪,只有几颗星星在天上眨着眼睛。西斜的月光挂在树梢上,告诉人们已经是下半夜了。独自躺在床上的徐军还没睡着,小燕因为没有吃到虾仁馅的馄饨罚他自己睡,吃完饭就跑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徐军从床上坐起来披上衣服,从兜里掏出一包药拆开也没数,拿出来几片就放在嘴里,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子一仰脖灌了下去。这些天胸口痛,而且越来越厉害,还时不时地咳出血来。赶上这几天公司的事情多,也没顾上去看看。唉!难道我买的是假药?吃这么多的止疼片都不管用。明天没什么事,去医院检查一下。想到这里又躺在上床,迷迷糊糊地捱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上,徐军早早地就起床了。他简单梳洗了一下,开车直奔市医院。一通检查下来,他拿着所有的化验单坐在了肿瘤科医生的面前。

医生拿过他的一堆化验单仔细地看了一遍,又把老花镜的镜片用软布擦了擦,重新看了一遍说道:“有没有家属陪你来?”

“没有,有什么你就跟我说吧,我不怕。”徐军想都没想地说道。

“这个……”医生摘下老花镜仔细地看了看他欲言又止。

“说吧,我是个孤儿,没什么心里负担。”

“孩子,那我可就说了,回家想吃点什么就吃,想去哪转转就去哪转转,兴许遇上个神医帮你治好了也说不定。”

“医生,你就实说吧,我最多还能活多长时间?”

“肺癌晚期,而且已经扩散了,最多三个月。”医生不再隐瞒,把病情全部告诉了他。

徐军从医院出来后没回家,他开车直接去了公司,他要在这三个月之内重新安排一下。处理完公司的业务后,他打了几个电话,约了几个朋友晚上在一家饭店聚了聚,一直到很晚才回家。

第二天上午他一到公司,就看到有两个人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他。这两个人是保险公司的员工,是他昨天约好的。他知道小燕什么都不会做,如果自己不在了不知道她怎么生活。他要帮小燕入几份保险,这样他才能放心。等保险公司的员工刚走不久,昨天晚上跟他一起喝酒的两个朋友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们是准备接收徐军的公司的。经过三个小时的讨价还价,最终敲定了接收公司的价格,两个月后办理交接手续。等办完这一切后,他回到了家里。

“小燕,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徐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冲着小燕的房间说。

“等我一下啊,我正在玩游戏呢,我刷完这个副本。”小燕扔出来一句话并没有出来。

“好了,我刷完了,什么事,说吧。”小燕走出房间,坐在徐军不远处的沙发上。

“是这样,因为生意上的原因,过些天我要出门了,需要出去一段时间。在我出去之前,我教教你怎么做饭,怎么炒菜,还要带你去一趟菜市场,让你知道去哪买菜。”徐军说道。

“不用,我叫外卖就行了。”小燕对这个根本就不上心。

“不行!你必须要学会做饭做家务!”

“你凶我!?”小燕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这样吧,只要你学,我明天就带你去买衣服,你想买什么样的都可以。”徐军把语气缓和了下来。

“行!这可是你说的,不许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

第二天中午,俩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里面全是给小燕买的衣服,还有一大堆高档的化妆品,可把她乐坏了。还算不错,冲着徐军给她花了两万多块钱的份上,还真地学了几天做饭。在徐军的指导下总算是把饭做熟了,虽然有些难以下咽。

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徐军的病情急剧恶化。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他该走了。他多想再多待几天啊,小燕还有好多不会做,他放心不下。可是他不能待了,他已经坚持不住了。还有什么她不知道?还有——对!我得带她去缴一次水电费,她还不知道去哪缴。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

做完这一切,他去公司办理了交接手续。他在公司的大门口静静地站着,心中感慨万千。这个曾经奋斗了好几年的地方,一个正在蒸蒸日上的公司,不再属于他,已经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了。一阵寒风吹过,吹乱了他的头发。他没去管它,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小燕,来,我教你包馄饨,你看我买了多少虾仁。都包完放冰箱里,够你吃一段时间了。”一阵狂咳,一股黏黏热热的东西从喉咙里涌到嘴里。他没敢往外吐,怕吓到小燕,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馄饨整整包了一下午,把冰箱里塞得满满的。吃过晚饭,他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准备走了。他本打算明天上午再走,怕自己坚持不住,也只好现在走了。

“小燕,我要走了,这张银行卡你拿着,密码是你的生日。省着点花,照顾好自己。”

“嗯嗯,你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的,我走了。”

他一转身,嘴角露出一丝惨笑。他环视了一下房间,窗户上的大红囍字还像以往那样鲜艳。

“走了!”

他推开房门一步跨了出去。这是他最后一次走出这道门了,心里满满地不舍。

已经是隆冬季节,北风无休止地吹着……

徐军留恋地看了看那个贴着大红囍字的窗户,转身消失在了黑夜之中,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小燕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遍一遍地打着徐军的手机,手机里传来那句客服系统提示: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搞什么!为什么关机,这个混蛋!”她愤怒的把手机扔到了茶几上。

自从徐军走后,小燕也尝试着做饭、炒菜,不是糊了没法吃就是水太多。炒菜炒糊过好几次,根本就咬不动,有次还差点着火。想不到做饭这么难,都怪自己没好好学。还是让他早点回来吧,可一连打了好几天的电话都打不通。去公司一打听才知道公司已经转给了别人。

他要干嘛?为什么要把公司转给别人?他又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告诉我?一连串的问号在她的脑子里浮现。她现在才知道,她已经不能没有他了,没有他自己什么都做不好,她有些害怕了。她拿着银行卡去银行查询余额,卡上居然有三百七十多万。一种不祥的预感涌向她的心头,她急忙跑回家想找一下有没有他的信息。她拉开一个抽屉,一张信笺平躺在抽屉里。

傻丫头,你要找的东西在卧室左面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

她像疯了一样跑到卧室,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摞东西,最上面是一封信。

小燕: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早已经离开人世了。

你别难过,我都替你安排好了。我帮你投了几份养老保险,省着点用,应该够你花了。公司我转给朋友了,我怕你经营不了,你别生气啊。

还有,把咱妈接过来跟你做个伴,以前她不来是因为有我,现在应该会来的。衣柜下面那个抽屉里还有一张五十万的银行卡,那是给咱妈的。她养你这么多年不容易,要好好地照顾她。

我得了肺癌,已经到了晚期。不要找我,我想静静地离开。

再嘱咐你一次,照顾好自己。

爱你的老公徐军

“你给我回来!我要你回来,我还没好好地爱你,你回来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从胸口蔓延开来。她好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好好的珍惜这段感情,后悔自己的刁蛮任性。而老公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担心她,怕她一个人生活不了。帮她安排好了一切,还耐心地哄着她教她炒菜、做饭。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老公!你快回来吧!回来吧……”

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癫痫病会导致生命危险吗
太原看癫痫的医院

友情链接:

南航北骑网 | 太平洋服装超市 | 元旦去哪里旅游 | 杭州到江山汽车 | 陈舜臣十八史略 | 密室逃脱加盟 | 会计师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