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婚誓言 >> 正文

【流年】捕蛇者说(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某人甲

时间,早上八点十分,某人甲走进丫丫小吃店。他目光随意地扫了一下店里的食客,挑了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坐下。他要了两笼小笼包子和一碗海带排骨汤,这样的早餐对他来说很不错了。

某人甲身穿迷彩服。迷彩服耐脏耐磨,农民工最喜欢穿啦。某人甲迷彩服一穿,很容易让人以他是农民工了。昨天,某人甲向宋成提出要弄到一身迷彩服来,说这样,便于隐藏身份。宋成觉得说得有道理,便找老乡王老四掏了一套。

迷彩服上的口袋大,特别适合隐藏凶器。宋成说,你就是一把凶器,你要把芒锋隐藏在慵常之中,随时出手,给人致命一击。宋成还要求他,一切行动听我指挥。

某人甲来丫丫小吃店里吃早餐,也是宋成安排的。

丫丫是个胖女人,一个人经营这家小吃店。王老四说她还没有男朋友。

有次宋成坐在王老四三轮车上,两手闲着,便去掰挂在车厢旁边胶合板。胶合板上浓墨写着:高价回收旧彩电旧电脑旧洗衣机旧冰箱,字体粗壮歪扭。王老四说你别掰坏了我的招牌。宋成说你赚吃的招牌也不知弄好一点,没品味。两人哈哈大笑。王老四说:今儿我带你去认识一下丫丫吧,她配你还是可以的,别嫌人家长得胖了,成不成看你泡妞的技术了。

宋成已年过三十,还未落实女朋友,心里难免着急,只要看见女孩都会产生幻想。认识丫丫后,他抱着幻想常去她店里吃早餐,一来二去混熟了。混熟了就可以开开玩笑。宋成说,丫丫你长得像冬瓜。丫丫说,我有这么苗条吗?宋成说,那我把你比作南瓜。丫丫说,我有那么难看吗?宋成使劲地想了想,说,那你像脱了皮的青蛙,不过是在洗澡时。丫丫操起计算机要朝他砸过去。当然没砸过去,只是做了一下动作。他们一起哈哈大笑。

宋成的想法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在哪儿吃,都得让人赚走一笔钱。

这里是城乡结合部,一条小河从此穿过,河两岸斜坡上扔满垃圾,河里流着浑浊的工业废水,散发出阵阵的恶臭。这里住的基本是外来工,他们早已习惯了恶臭与垃圾遍地的生活。

丫丫小吃店就开在河岸路边。斜对面有株古榕树,树干须两人合抱,一米五的位置分了五个叉,斜斜地往外长,枝散叶浓,像个巨大的太阳伞。榕树就长在河岸上。榕树的正对面,是工商银行。某人甲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工商银行的大门。

此时,工商银行的卷闸门还没打开。街上,小车、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三轮车、行人横穿竖插拥挤不堪,一副兵荒马乱的景象。某人甲觉得不能再坐在小吃店里了,坐的时间实在太久了,远远超过用餐的时间。他站起来走过去,递给丫丫一张百元大钞。

这张百元大钞是宋成给的。宋成本想只给他张小票,最好不超过十块。一餐早餐有十块钱足够了。他钱包里居然没有零钞,这令他有点沮丧。某人甲拿走一张百元大钞,说:别这么小气好不好?

某人甲长得不算难看,就是目光无神,像手淫过度似的,个子一般,穿上衣服见瘦,脱下衣服见肌,宽松的迷彩服往身上一穿,又像个晾衣架。

丫丫感觉某人甲有点傻,决定测试一下。两笼小笼包和一碗海带排骨汤应收九块钱,她只找了一张十元四张一元纸币,外加一元的硬币。她是把十元纸币当五十元使,一元纸币当十元使,一元硬币没办法了,只能一元顶一元。丫丫在等待某人甲开口说话,美女,你找错钱了。

某人甲在整个用餐过程中没有说一句话。现在,他还是不说话,把找的钱一抓放进裤袋里,面无表情走出店门。丫丫抑制不住激动,老娘发财了。

王老四开着破三轮在丫丫店门口停下来。丫丫看见他就两眼放光,嗨---嗨---嗨---王老四东张西望了一番就走了过去。

王老四站在收银台的外面,丫丫站在收银台里面,两个人中间隔了一张条桌子。王老四想伸手刮丫丫的脸,动作做到一半就停下了,或许,丫丫的胖脸没什么刮头,或许,大白天刮女人脸不太好,或许,还有别的原因。

王老四问:嘛个子事哟?

丫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一手捏一头,举着,往左边摆一下往右边摆一下,嘴里哼着: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

是想犒赏我吗?王老四一脸坏笑。

去。丫丫捶了他一下。

王老四继续说:我可以卖力一点。

去。丫丫再捶他一下。

老四笑得更坏了。

王老四说:别老拿钱晃了,小心我打抢。

丫丫指了指已经坐在榕树下的某人甲,说:你看看那个家伙。

王老四哼了一鼻子,说:有什么看头,一个农民工哩。

那是个傻B,丫丫说,认票子只认张数不认数字。

真的!王老四目光却追到榕树下。

宋成有点伤心。好你个王老四,装模作样把丫丫介绍给我,自己却与她勾勾搭搭,有你这样做老乡的吗?丫丫你也真是,发财了,喜悦应该与我分享,你居然……王老四他长得又不好看。我就这么没魅力吗?你也太打击人了。

不过,现在丫丫打击不了宋成了。他就要发财了,不是小数字的财,而是大数字的财,他正好理由都不用找,可一脚把丫丫踢了。宋成想,如果丫丫不是朝王老四而朝榕树下这边喊,那我该怎么办?

此时宋成就坐在榕树下,目光注视着这一切。

那我就过去跟她说,你这张钱是假的。

捕蛇者

以上内容宋成臆想出来的。宋成是我小说中的一个人物。也就是说,宋成所有的臆想都是我安排的。不过,我可以保证,榕树是真实的,榕树斜对面的小吃店,正对面的工商银行是真实的。这么一真实,宋成就真实地穿身迷彩服来到榕树下。

我觉得写小说挺有意思,可以凭空创造一些人物,安排他们去干各种各样的活,特别能提升一个人的成就感,好像君王一样,权力大得很呢。那天,我在word上,敲下宋成两个字,他将是我笔下的一个物,至于安排他做什么事情,一时间还没想好。

无聊时我喜欢去街上晃。晃呀晃,街上所有一切都进入我的视野,可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想,要是有种职业,在街上晃就有工资拿,该多好呀。

我很快想到便衣警察,这职业,在街上晃就有工资拿。之所以想到便衣警察而没想别的,比如城管,比如社区干部,是我打小就想当警察。警服往身上一穿,立马有了某种力量。老家那个江湖仔,村长都敢扇两巴掌,可一见到警察就立马焉了。会在警察两字前加上便衣,是我身上穿的是便衣,这有易于找到身份代入感。知道吗?我现在把自己当作警察了,虽未穿警服。电视剧里特别牛气的警察都不穿警服,我这样安慰自己。

于是,我想,宋成的故事一定会跟警察发生关系。

这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工厂男孩女孩、农民工、失意者、流浪汉、小偷、妓女、地痞、城管、公务员、购物者、小商贩。感觉就是这么来的,我以便衣警察的身份在这大街小巷上晃呀晃,表面上无所事事,可眼睛一刻也没闲着。目标是盯小偷。对小偷而言我就是一件凶器,一件隐藏起来的凶器,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出手,致命一击。

我想起了父亲。父亲是个捕蛇者。父亲不是职业捕蛇者,种田才是他的职业。我怀疑父亲种田只是他身份的伪装,目标就是捕蛇。父亲说,捕蛇只是为了赚钱,运气好,捕到一条两斤重的瓦子壳,可以卖到五六百块钱,比种一亩的田收入还高。的确,父亲靠捕蛇赚到钱把我养成大人。

突然觉得,便衣警察也是个捕蛇者。只不过,捕的蛇有另一个叫法,贼。父亲没有捕到蛇,就没有钱进帐。便衣警察没抓到贼,工资照拿。捕蛇与抓贼,靠的是运气,偶然发生的机会让你撞上了。森林、草地、河滩、沟圳、田间、庄稼丛中都有蛇虫出没。并不是每条蛇都会被父亲捕着,某条蛇被父亲捕着了,是它的运气不好。贼也是这样,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贼出没,并不是所有的贼都会被便衣警察抓着,被便衣警察抓着的是他运气不好。

我来到榕树下。这株榕树太茂盛了,枝叶把猛烈的阳光挡住,有点凉快呀。榕树下坐着几个流浪汉,他们应该是各不相识,一个在烧纸烟,两个在打瞌睡,一个在玩手机,一个在傻笑。我看了一下对面的工商银行,想,你们这几个家伙,傻坐着干吗?怎么不去抢银行呢?

灵感就这么跳出来。对,我应安排宋成去抢银行,这样,我这便衣警察就可以抓到一条蛇。一条哪够呀,就两条吧。

时间定在上午十一点多钟吧,我正在这条街道很随意地行走。有两个人从工商银行里慌慌张张奔逃出来,保安在后面大声喊站住。其中一个,就是那个穿迷彩服的某人甲,真的站住了。他那样子,不像是个逃命者,倒像个经验老道的职业杀手,气定神闲掏出枪,对着保安,扣动扳机。砰,保安应声倒下。某人甲站在离我只有一米远的地方。事情的结果你们猜得到,我制服了两名抢劫者。报纸上说我是英雄,可我发现抢劫者手中的枪是把玩具枪。

有点不合乎小说逻辑,保安怎么会应声倒下呢?

幻想家

抢银行是件极其危险的活,抓到了,判刑坐牢吃枪仔,而密布的探头就是天罗地网。有时,我也会想去抢银行,是害怕,只想,从未敢行动。想来这世上想抢银行的人多着哩,因为害怕才不敢行动。宋成是我创造出来的人物,我想让他去抢,他就得去抢。

我把他设置成一个进城打工仔,刚刚被一家工厂辞退,新的工作还没找到,正处在百无聊赖无所事事心情烦躁之中。

宋成跑出来跟我说:喂,小说家,你也忒没良心了,你不怕我坐牢挨枪仔?我耸了耸肩,说:我既然可以创造出一你来,你为什么不可创造出一个不存的人代替你呢?

灵感就这么一闪而出,一个老想着发财的进城务工青年把自己臆想成一个不存在的人帮自己去抢劫银行,却遇上一个真正抢银行的胆小鬼。这样写挺有意思吧?我心情有点激动,这将是我的成名之作。

我还把宋成设置成一个幻想家,每天活在臆想之中。

看到路上行驶的小车,就想其中有一辆,当然是那种比较豪华的,宝马或者是奥迪。司机打盹了,也可能刚刚失恋脑子走神了,方向盘一打,就翻到路坎下去了。经过的车辆经过的行人,都装着没看到,更别说去施救了。这世道的确实非常冷漠了。前不久就出这么一档子事,一个女孩被车撞倒在路上,肇事车逃逸了,经过的十八个人没有一个伸手相救。女孩死了。他想自己决不是个冷漠的人,他古道热肠。他肯定要去施救。出车祸的是个女孩,年方二十二岁,长得非常好看。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女孩的父亲是家集团企业的董事长。他开始与女孩谈恋爱并结婚。他被任命为这家企业的总经理。董事长打算把这家企业交给他打理。因为他的能力与人品俱佳。

想到这,他有点兴奋了。他想应该回一次老家了。从出来打工,就没回去过,没赚到钱,无颜见江东父老。他想,开着宝马,携气质高贵貌美如花的妻子,一定会把村里那些藐视他的人的眼睛惊瞎去。然后召集他们开会,来参会者每人发钱一万,发现金,当场发。你们瞧瞧吧,我,宋成,已是一个村庄的骄傲了。想到这,他胸中有股真气在荡漾。

看到一栋正在兴建的住宅小区,他就觉得这片住宅小区就是自己投的资。他已是地产商大老板了。作为甲方,他觉得有必要走进施工现场巡视一番。那些大小包工头们,肯定是一个个点头哈腰面呈现讨好的笑容。他呢,发现了一处在偷工减料,立即严词斥责,吓得那小包工头差点要哭了。

想到这他又兴奋起来,这么多房子,而且位置也不错,是用来出售还是出租呢?他立即做出决定,一部分拿出来出售,一部分拿出来出租。出售的钱放到银行里存起来的。出租的钱供平时花。有钱就好哇,他想,我应该做个旅行家了,携两个红颜知已,世界那么大,好看好玩的地方那么多,说走就走真的很爽呀。

他甚至幻想过天上掉下一大包钞票这么不靠谱的事。就掉在他脚下,轰地一下,把他吓了一大跳。前后左右都没有人,这点很重要,因为有人就会跟他抢,而他是抢不过他们的。他拆开包裹一看,哇,全是百元大钞,嘎嗄新。

他想象银行系统某个节点出现故障,一天一万元,源源不断打到他工资卡上。这种想象是有现实依据的。北方某城某人拿着银行卡在自动取款机上取钱,取了多少,卡上便会存上多少,取款变成了存钱。他想这样的好事应该降临到自己身上。想到这他兴奋地去取款机上取钱。当时他没有查余额,怕惊喜得心跳过快。第二天急急忙忙去查余额,结果不太好哟,余额没有增加是按他取的数字减少了。你妹哟,他气恼地踢了取款机一脚,再踢一脚。

他所有的想象与银行卡的结果一样,天上没掉下钱来,路上奔跑的小车没开到路坎下去,车祸倒时有发生,交警很快来了。走进工地视察,被包工头训了一顿。他伤心死了。

失去了工作,没有了钱,宋成下决心了,抢银行,来回真的。

行动者1

你应该给我取个名字。某人甲说,就这么某人甲某人甲叫,多难听呀。

宋成觉得是应该取个名字,可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随便两三个字合在一起,就有可能真有人叫这名字。像抢银行这么危险的行动,万一失手呢?

陕西较好的羊癫疯医院怎么样
癫痫吃药控制多久
癫痫吃药几年才可以减药啊

友情链接:

南航北骑网 | 太平洋服装超市 | 元旦去哪里旅游 | 杭州到江山汽车 | 陈舜臣十八史略 | 密室逃脱加盟 | 会计师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