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易语言识图源码 >> 正文

【海蓝·小说】深秋朝景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深秋朝景

深秋的清晨,当阳光把第一缕金色写满人间的时刻,蓝妮儿已骑着电车上路了。虽然有阳光作陪,还是能深深的感觉到晚秋的丝丝寒意。路友们蜷着身子,缩着脖子,擅擅微微的行着车,她很分明的听到自己上牙和下牙打着“冷战”的消息,树瑟瑟的抖着,那还在做着挣扎到底的黄叶,禁不住一阵秋风的戏噱,打着旋儿带着无限留恋树的心情飘落下来。往日热情似火的麻雀,只是呷呷嘴而后消失在深秋的天空中。

望眼欲穿到那单位的那楼房了,蓝妮儿加了几把劲儿,电车更加欢快的向着前方奔。它带着蓝妮儿超过了从从容容骑着自行车的男人、女人,还有一些步履平云的老人,当再拐一个小弯儿绕过那个丁字型菜市场路口时,只听“咣当”一声,一位骑自行车的五十多岁的胖女人倒在了地上,这时蓝妮儿也下车了。

还有一个车轱辘的距离就要右拐弯儿时,蓝妮心想超过那个骑自行车的胖女人......可是当她真的超过那胖女人时,没成想那胖女人还是直线走,就这样她骑在蓝妮儿的后车轮儿里被绊倒了。

“哦,对不起,对不起...大娘,你没事儿吧?”蓝妮儿的心咚咚的像敲大鼓的跳着。

她把自己的电车扔在了一旁,蹲下身子,关切的、不安的询问着那胖女人。

“哎呀...哎呀...”只听见那胖女人开始细细的呻吟,不正面回答蓝妮儿。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流星划过的功夫,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凑着热闹心不在焉的打听着。此时蓝妮儿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哪怕变成一只平日里连自己都讨厌的老鼠。她觉得丢人丢到了天下,自己像个小丑,被越来越多的围观的人瞧着,小声议论着......她脸烧烧的,显出极不知所措的窘相,傻了叭叽的一个劲儿的问着那个并没有打算起身、半坐半躺在公路上的胖女人:“您没事儿吧...”

人越来越多,这个时候眼看到点儿上班了,蓝妮儿本来冷冷的脸上却冒出急急的、缜密的汗珠,一层又一层甚至想顺着脸庞滑落在秋风中。

这个时候,突然一个瘦瘦的、皮肤有些发黑的瘦老头出现在人群里,“谁撞的?”那老头来者不善的劈出一句硬邦邦的话。蓝妮儿的身子立了起来,嗫嚅道:“是我。”那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发出的。人群里有几个爱起哄的小伙子手指着蓝妮儿,脸上聚着在蓝妮儿看来有些刺眼的嘻笑:“是她撞的!”那声音巨大的让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射向了她,包括那瘦老头。

那瘦老头看着蓝妮儿,一副严肃不严肃、和善不和善的浮躁语气说:“你是哪儿的?”蓝妮儿的心里有些害怕,有些忐忑,但还是干脆的说出了:“我就是这儿的!”她心里想,倒霉的事来了,这年头,撞一个人那是能撞得起的吗?少说一个月的工资赔进去了......”

正在她沉思着,那瘦老头的嗓门打断了她:“我们家老婆子有高血压、心脏病,这一摔能禁得起吗?说着他诡异的看看仍在地上但只有竖耳聆听,没有哼哼的胖女人。......这样吧,你先陪着去医院做个全身CT检查,然后咱该出多少(钱)就出多少!

没有商量的余地,那老头毫不客气的、语气不容纷说的要求着蓝妮。

这时,围观的人一下子汹涌出了那少有的“热情”。不知是谁开来了一辆红色面包,几个壮的男人七手八脚的把那胖女人抬上了车。没办法,蓝妮儿的心里越发怏怏的,她觉得自己的心比今早的天气还要冷,还要冰。

蓝妮儿在心里不断的骂着自己:“该死!该死!可真是倒霉透了!这下等着人家任意的宰吧......”她一边狠狠的骂着自己,眼睛里已经噙满了忍了许久许久的泪花。掏出手机给父母和单位先后打了电话,然后也上了红色的面包,一同和那车子消失在本不该有的深秋“轻”晨的热闹里......

癫痫病治疗要多少钱呢
患上癫痫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南航北骑网 | 太平洋服装超市 | 元旦去哪里旅游 | 杭州到江山汽车 | 陈舜臣十八史略 | 密室逃脱加盟 | 会计师工资